紫禁城中的早晨,有时可以遇到一种奇异的现象,处于深宫但能听到远远的市声。有很清晰的小贩叫卖声,有木轮大车的隆隆声,有时还听到大兵的唱歌声。太监们把这现象叫做“响城”。离开紫禁城以后,我常常回忆起这个引起我不少奇怪想象的响城。响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几次听到中南海的军乐演奏。

“袁世凯吃饭了。”总管太监张谦和有一次告诉我,“袁世凯吃饭的时候还奏乐,简直是‘钟鸣鼎食’,比皇上还神气!”

张谦和的嘴巴抿得扁扁的,脸上带着忿忿然的神色。我这时不过九岁上下,可是已经能够从他的声色中感到类似悲凉的滋味。(溥仪:《我的前半生》,50页。)

溥仪这段记载,说的是1916年(民国四年、宣统七年)的事,其中带着明显的感情色彩,让人能够真切感受到一个逊帝失国之后的悲凉心态。当时袁世凯已经准备称帝,派人油缮太和殿、保和殿、中和殿三大殿,还让溥沦来借皇帝的仪仗以及玉玺等,“这些消息使我感到心酸、悲忿,也引起了我的恐惧。”(溥仪:《我的前半生》,第54页。)

而其实,在更早的宣统五年(1914年),袁世凯就已经开始尝皇帝的滋味了。

根据清宫升平署档案的记载,在宣统五年,袁世凯至少找清室借过三次行头:

八月十九日,奴才狄盛宝奏为请旨教导事。八月十九日醇亲王、内务府大臣世续交谕,袁总统借用行头、切末、管箱人等,奴才不敢自专,请旨教导。谨此奏请。(《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清宫升平署档案集成》(以下简称《集成》),第49册,25904页。)

八月二十日,奴才狄盛宝奏,内务府大臣世续传到奴才处,袁总统借用行头、切末收存库内,谨此奏闻。(《集成》第49册,25905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阅读全文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解密

历史秘闻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