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置刘少奇于“永世不得翻身”的死地,江青、康生等得知刘少奇早 年从事工人运动时曾在奉天纱厂被捕过,便在这上面大做文章,指派人用各种 卑劣手段制造假证,最终给刘少奇扣上了“叛徒、内奸、工贼”的弥天大“ 帽”。堂堂国家主席被残酷批斗,非法监禁,折磨至死,真可说是中华人民共 和国的第一大冤案。

奉天即今日的辽宁地域。定刘少奇为“叛徒、内奸、工贼”的“证据” ,是八个所谓“知情人”的“供词”。“文革”结束后,中央派人到辽宁调查 ,弄清了历史真相,推倒了所有假证,刘少奇的沉冤终于得到昭雪。但江青等 人当年是怎么策划的,那些伪证又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其详细情节还鲜为人知 。

弭尚义、杨大勇在《百年潮》1998年第6期中对此进行了披露,下文是从 中摘录的部分内容。让人们永远勿忘这一触目惊心的历史教训。

肩负特殊任务的人

七月流火。1967年7月,辽沈大地武斗正炽,社会一片混乱与恐怖。某日, 一架从北京来的飞机在沈阳机场降落,机舱里坐着三个面容冷峻的军人,其中 一位是驻辽宁某部的军政委,而他的任务却只是奉命陪同两名比他军职低的 人安全抵沈。此举足以说明这是两个有特殊使命的人。

是的。他们是奉江青之命来沈阳的。此时的北京城里正在“炮打司令部 ”,江青一手操纵戚本禹组织中南海内的“造反派”对刘少奇、王光美批斗 、抄家;一手又策划了声势浩大的“揪刘火线”。此时,“中央文革小组”的 专案组得到辽宁“造反”组织的报告,说刘少奇1929年曾在奉天纱厂被捕过, 是否也应查一查。戚本禹连忙于7月28日写报告给江青:“建议迅速派专人赴 沈阳组织三百红卫兵(三人一组,分一百组共同作业),查找敌伪档案,把刘的 ‘自白书’找到后,即可在适当时机公布。”江青见报如获至宝,当天就批示 :“立即物色一至三名同志去沈阳,照你的意见办。”同一天,中央五○四专 案组(王光美专案组)副组长巫中等二人就在某军政委陪同下飞临沈阳。

这位炮兵出身的军人专程来沈搜集“重型炮弹”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阅读全文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历史秘闻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