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克遗址位于幼发拉底河支流的卡布尔(Khabur)河畔。卡布尔河流域是两河流域北部史前文化分布非常密集的地区。它曾是哈拉夫文化繁荣时期的一个重要中心地区,随後曾一度被南部传来的欧贝德文化所取代。到了城邦初建的乌鲁克时期,这里由于成了一个贸易中转站而逐渐发展成一个拥有大神庙的城市。两河流域南部城邦从现在位于土耳其东部的迪亚巴克尔(Diyaberkr)附近开采铜矿石,经过马尔丁(Mardin)运抵这里,再从这里运往两河流域南部。 一、遗址的发掘情况与年代 布拉克遗址是叙利亚北部最大的土丘遗址,面积为800x400米,土丘顶部高出现地表43米。它的周围还有乌鲁克时期和罗马时期的小丘。土丘在公元前4千纪达到历史上最大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

一项对叙利亚东北的布拉克遗址(TellBrak)考古研究发现,该地城市化出现的时间与伊拉克南部城市的时间相同,但发展模式不同。

布拉克是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一个40米高,1公里长的考古丘。美国哈佛大学考古学家詹森·乌和同事通过确定该地的人工制品追溯了其发展。

他们的研究显示,该地区7000年前就已经城市化,在6200年前就有移民,市中心面积约40公顷,其四周300公顷的地方都有迹象显示有人居住。通过分析约5.5万件陶瓷碎片,詹森·乌发现,城市中心在公元前4200年被近郊居住地环绕。

当美索不达米亚的其他城市四周郊区不超过3公顷时,布拉克郊区面积却达到55公顷。乌说:“这些卫星区域忽然增加的人口远超出我们所预期的自然人口增长。空间距离很可能与社会及政治发展紧密相连。”他认为,这种结构体现了卫星城想成为城市的一部分,但又不想放弃自治,而布拉克的居民也许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心当权者,人们是出于个人意愿而不是中心意图来到这个地方的。公元前3400年,城市已经扩张到130公顷,并且有完整的包括不同内部分工的结构。

这说明,布拉克不是从一个人口聚集的中心向外扩展的,而是从几个分散的小定居点开始,向中心迁移的。在这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移民者认为可以在这个城市谋生以及养活他们的家庭,他们从事的活动主要是种植小麦和大麦以及饲养绵羊、山羊和牛,这是一个非典型的城市演化过程。

大多数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城市如尤拉克都被中心集权所统治,而且和四周地区严格分开,这是考古学家一贯认为的最有代表性的城市发展模型。这个新发现提醒人们,在研究美索不达米亚的发展时,应该考虑几种而不是一种城市化过程。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考古发现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