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820年2月14日),唐宪宗卒,宦官梁守谦等拥立李恒,丙午(2月20日)登基,是为唐穆宗。唐穆宗在位期间“宴乐过多,畋游无度”,“不留意天下之务”。任用的宰相萧俛、段文昌又无远见,认为藩镇已平,应当消兵。于是令天下军镇有兵处每年在100人中限八人或逃或死,消其兵籍。被取消兵籍的军士无处可去,又无法从事他业,只好藏于山林。不久河朔三镇复叛,躲藏的军士纷纷归附三镇。

长庆四年阴历正月二十二日,崩于寝殿,在位五年(820年―824年在位),年仅二十九岁。十一月,葬于光陵。死后谥号为睿圣文惠孝皇帝。

唐穆宗以前的唐朝诸皇帝多能将皇位传给儿子,唐高宗(武则天)还有二子(即唐中宗和唐睿宗)即位做过皇帝,唐穆宗的父亲唐宪宗另外也还有一个儿子做了皇帝,即唐宣宗。

唐穆宗以后的唐懿宗,有第五子即位为唐僖宗,第七子即位为唐昭宗。此前,唐睿宗的儿子当中,一位受命登基(唐玄宗),一位追认为帝(让皇帝李宪),三位获赠太子,已被旧史盛赞为“天与之报,福流无穷”。

唐穆宗一共有五子,其中竟然有三个做了皇帝,即唐敬宗、唐文宗、唐武宗,这在唐朝历史上绝无仅有。由于每个儿子即位后都把各自的生母追尊为皇太后,所以唐穆宗先后有三个皇后和他配享太庙,这在唐朝历史上也属罕见。

唐穆宗于长庆四年(824年)正月死时,刚刚30岁,相对于他之前的唐朝皇帝来说,可谓最短寿的一位。这些情况透露出,在唐穆宗君临天下时,唐朝的皇位继承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皇帝的人身安全也已变得毫无保障。所有这些似乎再次提示我们,唐穆宗时期的宫廷局势已经难以用常规来审视了。

唐穆宗出生前,其父唐宪宗已经有了长子李宁和次子李恽。排行老三的唐穆宗,却有一个势力强大的母亲,那就是唐宪宗为广陵王时于贞元九年(793年)娶的妃子郭氏--对唐室有再造功绩的尚父郭子仪的孙女。长子李宁的母亲是宫人纪氏,次子李恽的母亲竟没有留下姓名,在这一情况下,究竟是选择哪一位皇子,唐宪宗一直没有拿定主意。

事情一直拖到他登基四年以后,到元和四年(809年)三月,唐宪宗心中渐渐地向长子倾斜了。此时的李宁已经17岁,平素喜欢读书,举止颇符合礼法,深受唐宪宗的喜爱。于是在大臣李绛建议早立储君以杜绝奸人窥伺觊觎之心时,他宣布了立长子为嗣君的决定。这次册立很费了一些波折,本来应该在春天举行的册立仪式,由于连续遭遇大雨,使时间一改再改,一直拖到了孟冬十月。这期间有多少来自唐穆宗母亲郭氏的阻力,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

接下来的事情使所有人都感到无奈。元和六年(811年)十二月,刚刚做了两年太子的李宁竟然在19岁的时候一病而死。唐宪宗悲痛欲绝,出乎意料地为他废朝13日,并特别制订了一套丧礼,加谥为“惠昭”。太子李宁的死,使唐宪宗不得不为选立继承人再次陷入抉择。

此时,宫廷内外几乎都建议选立郭氏所生的皇三子李宥,最受皇帝恩宠的宦官吐突承璀则建议应当按照次序立次子李恽。唐宪宗也有意立次子,但是李恽因为母氏地位卑贱难以在朝廷上得到支持,而郭氏一系在朝野上下的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立三子李宥的呼声占据了上风,唐宪宗也徒无奈何,只好请翰林学士崔群代次子李恽起草了表示谦让的奏表,于元和七年(812年)七月下诏立李宥为太子,改名为李恒。十月,举行了册立大典。

其实在唐宪宗心里对这位太子并不满意,吐突承璀揣度皇帝的心意,也一直没有放弃为李恽争取太子之位的努力。唐宪宗这次立储事件,为唐穆宗日后的登基埋下了祸根,也为自己留下了祸患。

元和八年(813年)十月,在刚刚册立新太子整一年的时候,拥立太子的朝廷官员又上表请求唐宪宗立郭氏为皇后。自唐玄宗以后,后宫活着被立为皇后的只有唐肃宗的张皇后,那是因为她在马嵬兵变的特殊时期有特殊的功劳,唐宪宗将郭氏册立为贵妃已经是后宫最尊贵的角色,唐宪宗以种种借口拒绝了此番动议。此事以后,郭贵妃在朝野内外,广结党羽,包括宦官中的厉害角色神策军中尉梁守谦以及王守澄等人,他们暗中和吐突承璀等较量。

元和十四年底,唐宪宗因为服用方士柳泌的丹药身体恶化,吐突承璀也就加紧了改立李恽的谋划。太子李恒十分紧张,曾经问计于他的舅舅郭钊,时为司农卿的郭钊嘱咐他,一定要尽“孝谨”之心,不要考虑其他的事。这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就等着唐宪宗死了。元和十五年(820年)正月二十七日,唐宪宗暴死,梁守谦、王守澄等人立即拥立太子即位,这就是唐穆宗李恒。吐突承璀和皇次子李恽被这突如其来的政变杀了个措手不及,结局是一起被送上了黄泉路。

唐穆宗位居储君期间的惶恐不安,随着成功登基也就烟消云散了。他对扶植自己登基的一干人等给予了不同的赏赐,特别是把生母郭贵妃册立为皇太后,以报答她多年来的辛苦经营。与此相对照,他对父皇的亲信和宠臣则分别处以杀罚贬斥。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

唐穆宗即位后,没有忘记把犯有自己名讳的地名等统统改掉。像恒岳(恒山)改为镇岳,恒州改为镇州,定州的恒阳县改为曲阳县。就这样,唐朝的又一代新君登基了。

唐穆宗即位时已26岁。对于壮年登基的皇帝来说,如果想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这正是一个使人钦慕的年龄,唐太宗李世民是28岁登基,唐玄宗李隆基也是28岁登基。如果想饱食终日、游乐享受,那也是无人可以比拟的。唐穆宗没有仿效唐太宗、唐玄宗的励精图治,而是纵情享乐,毫无节制。

尚在朝廷上为唐宪宗治丧期间,唐穆宗就毫不掩饰自己对游乐的喜好。当元和十五年(820)五月唐宪宗葬于景陵以后,他越发显得没有节制。很快,他就带着亲信随从狩猎取乐去了。到六月,皇太后郭氏移居南内兴庆宫,唐穆宗就率领六宫侍从在兴庆宫大摆宴筵。

酒宴结束后,他又回幸神策右军,对亲信中尉和将领大加颁赐。唐穆宗每三日来神策左右军一次,同时驾临宸晖门、九仙门等处,目的是为了观赏角抵、杂戏等表演。七月六日是唐穆宗的生日,他异想天开地制订了一套庆祝仪式,只是因为一些大臣提出自古以来还没有这样的做法,才算作罢。

他在宫里大兴土木,修建了永安殿、宝庆殿等。宫苑内修假山倒塌,一次就有七位工匠被压死。当永安殿修成的时候,他在那里观百戏,极欢尽兴。在永安殿,唐穆宗还与中宫贵主设“密宴”以取乐,连他的嫔妃都参加。除此之外,他还用重金整修装饰京城内的安国、慈恩、千福、开业、章敬等寺院,甚至还特意邀请了吐蕃使者前往观看。

到了八月,唐穆宗又到宫中鱼藻池,征发神策军二千人将唐宪宗时期早已淤积的水面加以疏浚,九月初二池水开通后,他就在鱼藻宫大举宴会,观看宫人乘船竞渡。由于时间临近九九重阳,唐穆宗又想大宴群臣。担任拾遗的李珏等人上疏劝谏,认为:“陛下刚刚登临大宝,年号尚且未改,唐宪宗皇帝园陵尚新,如果就这样在内廷大举宴会,恐怕不合适。”唐穆宗根本不听。在重阳节那天,还特意把他的舅舅郭钊、朝廷贵戚、公主驸马等都召集到宣和殿饮酒高会。

十一月的一天,唐穆宗突然下诏:“朕来日暂往华清宫,至落日时分当即归还。”此时,正值西北少数民族引兵犯境,神策军中尉梁守谦将神策军4000人及八镇兵赴援,形势很是紧张,御史大夫李绛、常侍崔元略等跪倒在延英殿门外切谏。唐穆宗竟然对大臣们说:“朕已决定成行,不要再上疏烦我了。”谏官再三劝谏也是无效。第二天一早,唐穆宗从大明宫的复道出城前往华清宫方向而去,随行的还有神策军左右中尉的仪仗以及六军诸使、诸王、驸马等千余人,一直到天色很晚才还宫。

对于唐穆宗的“宴乐过多,畋游无度”,谏议大夫郑覃等人一起劝谏:“现在边境吃紧,形势多变,如果前线有紧急军情奏报,不知道陛下在什么位置,又如何是好?另外,陛下经常与倡优戏子在一起狎昵,对他们毫无节制地大肆赏赐,这些都是百姓身上的血汗,没有功劳怎么可以乱加赏赐呢!”

唐穆宗看到这样的奏章感觉很新鲜,就问宰相这都是些什么人。宰相回答说是谏官。唐穆宗就对郑覃等加以慰劳,还说“当依卿言”。唐穆宗的这一态度使宰相们确乎高兴了一阵子,但实际上他对自己说过的话根本不当回事,转过身,唐穆宗依旧是我行我素。

唐穆宗甚至觉得,经常宴饮欢会,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一天,他在宫中麟德殿与大臣举行歌舞酒宴,就很兴奋地对给事中丁公著说:“听说百官公卿在外面也经常欢宴,说明天下太平、五谷丰登,我感觉很安慰。”

丁公著却持不同的看法,他对唐穆宗说:“凡事过了限度就不是好事了。前代的名士,遇良辰美景,或置酒欢宴,或清谈赋诗,都是雅事。国家自天宝以后,风俗奢靡,酒宴以喧哗沉湎为乐。身居高位、手握大权者与衙门的杂役一起吆三喝四,无丝毫愧耻之心。上下相效,渐以成俗,这造成了很多的弊端。”唐穆宗对他的这番说辞也觉得有道理,表示虚心接受,但就是坚决不改。

唐穆宗这种近乎疯狂的游乐,到了长庆二年十一月才算有了收敛。原因是他有一次在禁中与宦官内臣等打马球时发生了意外。游玩中有一位内官突然坠马,如同遭到外物打击一样。由于事发紧急,唐穆宗十分恐慌,遂停下来到大殿休息。就在这一当口,唐穆宗突然双脚不能履地,一阵头晕目眩,结果是中风,卧病在床。

此事一发生,宫外就接连有很多天不知道唐穆宗的消息。而在此前一周,唐穆宗还率人以迎郭太后为名前往华清宫,巡狩于骊山之下,他即日就骑马驰还京城,而他前往迎接的郭太后则是第二日方还。

唐穆宗中风以后,身体一直没有康复。长庆三年(823年)正月初一,唐穆宗因为身体有病没有接受群臣的朝贺。病中的唐穆宗曾经想过长生不老,和他的父皇一样迷恋上了金石之药。处士张皋曾经上疏,对唐穆宗服食金丹之事提出过劝阻。不过,唐穆宗还没有等到丹药毒发就在长庆四年(824年)正月二十二日驾崩于他的寝殿,时年30岁。正是贪生之心“太甚”,反而加速了他的死亡。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解密

历史秘闻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