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贞观十年(636年)前后,太子李承乾的地位出现动摇,崛起的魏王李泰试图要夺取太子之位。但是以魏征为代表的不少宰相级重臣坚持“嫡长子继承制”的礼法,反对魏王李泰当太子。因此李泰总想找个机会压压魏征他们的“嚣张气焰”。

有一次,李泰便跟唐太宗打“小报告”说:“朝廷三品以上(宰相级)的大臣对我不尊重,在路上遇到我都不下车或者下马行礼!”根据当时唐朝的立法,宰相级别的官员只有在见到皇帝和太子的时候才要下车马行礼,由此可知李泰此言的用心。

但爱子心切的唐太宗一时没想到这点,还在朝廷上跟宰相发脾气道:“隋文帝当年放纵自己的儿子,甚至让他们可以当街殴打宰相。我如今好好管教我的儿子,结果反而放纵了你们这些宰相,在路上见了我的儿子竟敢不下车马行礼。”

没想到魏征说道:“根据礼法,三品以上官员(宰相)和皇子亲王的地位相等,就不应该下车马行礼,三品以上官员(宰相)并没有不尊重魏王。隋文帝就是因为不遵守礼法而放纵自己的儿子,结果隋朝灭亡了,儿子们也都死于非命。”

紧跟着魏征说道:“皇子不按照礼法凌驾于宰相之上是亡国之兆,如果当今天下已经礼崩乐坏,自然会有这种事情。而如今的大唐是圣主在朝、国安民乐,像陛下这样古今少有的好皇帝在位期间,怎么能让皇子亲王不按照礼法地凌驾于宰相之上呢!”

网络配图

唐太宗听完魏征的话后,觉得自己既然是已经超越隋文帝的“千古圣主”,当然不能出现这种事情。于是跟大臣们说:“我本来还以为自己这次为儿子说话是有理的,听完魏征的劝谏后才知道自己竟然差点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解密

历史秘闻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