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戏曲小说里李道宗绝对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大奸臣,是陷害千古名将薛仁贵的罪魁祸首,正史里还是一个贪污受贿曾被李世民罢官严办的主儿,成为了李世民反腐倡廉的典型教材:“朕富有四海,士马如林,欲使辙迹周宇内,游观无休息,绝域采奇玩,海外访珍羞,岂不得耶?劳万姓而乐一人,朕所不取也。人心无厌,唯当以理制之。道宗俸料甚高,宴赐不少,足有余财,而贪婪如此,使人嗟惋,岂不鄙乎!”(《旧唐书·李道宗列传》)大会小会上点名批评,思想政治工作做得多么高明细致,由己及人将心比心的温暖样,忙得不亦乐乎,差点没说那句当代诗上里程碑似的名诗的题目:“将军,你不能这样做”,这情节和现代贪腐将军何其相似,惊人相似啊!晚年他还因为“山头太高”被摄政王长孙无忌炖过“冬菇”,因房遗爱反革命案而被发配小城象州,流放途中更是郁闷地鞠躬尽瘁了。

如果只从上面的情况来判断,那么李道宗绝对不是什么好鸟,死有余辜的那种。可是世事却没有那么简单,1是1、2是2的样子。说出来可能会吓你一跳,李道宗居然是伟大领袖李世民的最最亲密战友之一,两人维持了一生的友谊和亲情,在高丽战场上道宗脚伤是小李亲自为他针灸的,可谓兄弟情深。他还被人誉为唐朝的卫青和霍去病,征战四方功勋卓著,是他活捉了当时的另一超级大国首领颉利可汗,让唐朝的边境平静了几十年。他还在吐谷浑刺马饮血孤军深入俘其名王,丰功伟绩海了去。

李唐之所以夺得天下,是与战无不胜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分不开的,而李道宗和他的兄弟平定江南的猛将李孝恭(军功几与李世民分庭抗礼),都是唐朝宗室中最受当代所重的人物,他还是历史著名事件文成公主入藏的护送者和保护神,可谓是历史上最著名的“护花使者”,之父级的。文成公主入藏后,为汉藏两族的友好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她也和长孙皇后一样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之一,名垂青史,这一切和李道宗都是密不可分的,军功章里有他的一半。

有一件事最能证明李道宗心胸开阔高风亮节,那就是李道宗被“打架天王”尉迟门神打爆眼睛的恐怖事件。

李道宗晚年颇为好学,整天埋头攻书的样子(叶帅说“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嘛,这读书之事绝不比战场上啃掉突厥人骨头来得容易),又以虔诚之心敬慕贤士,结交广阔,不会因为自己是皇亲国戚又战功赫赫而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出了名脾气好本事又大的人物,是属于比较有修养的那种。如果没有贪污的污点那就近乎完美了,所以人无完人,这也才活得更真实,至少不是天庭里供养的神。我甚至乐意猜想他是因为怕功高盖主而学西汉萧何用自污来自保的,纯属好奇猜测,不对请指正,表砖头泥石流侍候我,嘿嘿。因为,这有一点腹谤的嫌疑。不过后来最终被国舅长孙无忌搞塌了这一政治超级山头,没话可说,这是游戏规则,有时候甚至不能区分谁对谁错,因为这是在政治斗兽场上,以利益为最大化

在唐初宗室之中,据说只有他和河间郡王李孝恭最受时人的交口称赞,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同类项,既是兄弟又是功勋卓著的好脾气之人。有一件小事足以证明他的开阔心胸。

贞观六年的某一天,志得意满以历史最有为皇帝派头出现的李世民,在皇宫大摆酒宴,类似于现在的新春团拜会什么的,自己威风大家也跟着沾光嘛!政治礼仪必不可少的一道千百年不衰的特色菜。李世民的贴身武将、玄武之变第一功臣尉迟恭(尉迟敬德),当然也在被邀请之列。

同样志得意满的“打架天王”尉迟敬德,突然发现有人的席位排在自己之上,却是那个有点媚相的两朝姑爷、唐相宇文士及,虎躯一振大为不悦,怒道:“汝有何功?合坐我上!”然后当着小李李世民的面和他大吵大闹,口出狂言,很不给小李面子,当然也是借酒疯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罢了。因为于尉迟门神看来,能让小李舒服坐上龙椅的功劳无人能出得其右,也就是说他是最有资格坐最前的大臣位置的。

反正最后因为座位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沸反盈天。老实说座位问题在政治方面来说也是比较敏感,因为基本上你所处的位置和你的待遇基本挂钩和吻合,坐得越高越前你就越有话事权,所以苏东坡常概叹“高处不胜寒”什么的,一个座位一目了然就看出了你所处的位置和政治上最重要的话语权,难怪尉迟门神耿耿于怀了。妈的,老子会打架时你还躲在帐篷里发抖呢!

看到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堂堂大唐的国宴吵成六国大封相像什么样子?这不比小菜市泼妇吵架还低级丢人吗?于是任城王李道宗好心地出面劝解,他原以为以自己和小李的非一般亲密关系,双方都会给他半两面子表示克制的,俗话说不看僧面给佛面嘛!打狗还看主人呢。

谁知正在气头上的尉迟敬德火气更大,一狠劲便一拳打在李道宗脸上,就像打最凶猛的敌人小单单雄信一样用力,你都知道尉迟敬德的手劲的了,最重量级拳击手的力量(应该有拳王阿里的重磅吧,那一刻我怀疑遇到了一个假武将而是真拳王),这一拳差点把李道宗的一只眼睛打瞎,立即倒地不起,这已经不是能用“眼冒金星”之类形容词就能应付了事的了,于道宗同志来说绝对是闹八级以上地震那么可怕啊。

不知尉迟敬德为什么下得这么狠的劲,据一些小道消息说,是因为尉迟敬德曾去李道宗府上和其套近乎,想称兄道弟什么的,门神可不是谁都想套近乎的,和你套近乎就是非常看得起你,李道宗却因为要攻书而无意中怠慢了尉迟敬德,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直来直去惯了的尉迟敬德当然非常生气,拂袖而去,从此有隙结下梁子,加上这次又在气头上,就是李世民他老人家亲自来劝照干他一拳头了,呵呵。

哈,这就是名将风采。政治斗兽场最尊崇的法则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啊。

唉!将军,你不能这样做啊。

不过,饱读诗书后明白事理的李道宗,在好了伤疤之后并未与尉迟敬德计较,也不要小李难堪地从重处理自己犯大错误的爱将,否则跟你没完的那种怨妇式口吻更是一句没讲。

李世民当然是非常生气了,这不是向自己的权威公然挑战吗?于是立即找尉迟敬德进行个别政治辅导,也就是现在面对面红红脸出出汗的恳谈会什么的,然后黑口黑面严重警告尉迟敬德说:“我以前一直认为刘邦对功臣杀得太没人情味了,那样对待同一战壕的战友,还以为韩信的那种什么‘狡兔死,走狗烹’的论调是正确的呢!这只不过在赚取别人的几滴同情之泪而已,而我自从当上皇帝之后,也从来都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希望君臣能够精诚团结和睦相处,不然天天开片还搞什么革命工作。但看到你今天的精彩表演,简直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大爆发,才知道当年刘邦杀韩信,实在是迫不得已,不然大汉江山就要变色了。记住,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让他疯狂起来,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下次你未必这么走运了。你以后一定要自我约束和修心养性,不然后悔就来不及了!”

最后拳打河东、脚踢河西的尉迟门神,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关系到治国立身的大问题,政权建设是不能当作儿戏的,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居然服软了,自己作了很深刻的检讨和保证才勉强过关。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解密

历史秘闻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