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生物也不是一下死光的。对远古沉积物进行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地球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生物灭绝事件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部前前后后持续了几十万年的“长篇小说”。这一发现一经证实,将促使科学家们重新寻找有关陆地上最大的一次生物灭绝事件的全新解释。

基于某些原因,大部分的生物在2.52亿年前的二叠纪末期从地球上神秘地消失了。大约90%的海洋生物和大约70%的陆地生物几乎在“一顿快餐的工夫”便走向了灭绝。自从科学家发现生物大灭绝以来,他们便一直在寻找导致这场悲剧的原因。采集自水成岩层的,特别是来自南非卡鲁盆地的包括化石遗骸在内的诸多物证表明,植物和动物在当时逐渐走向消亡,随后发生的某种灾变性事件——例如长期的火山喷发——将大多数生物从陆地上统统“抹去”。但是仍然有学者对是否真的发生了这样一场突发性灾难表示怀疑,并坚持寻找相关的证据。

其中,由美国缅因州沃特维尔市科尔比学院的古生物学家Robert Gastaldo率领的一个研究团队,决定对沉积物记录展开更为详细的研究。在对南非卡鲁盆地进行的6次科考活动中,Gastaldo和他的研究生考察了科学家之前发现的每一处遗迹——人们曾在这些地方发现了具有显著化学特征的沉积物,它们代表了二叠纪和随后的三叠纪之间的分界线。Gastaldo表示:“我们花了数天的时间,沿着这些遗迹走了很长的路,尝试着从任意角度跟踪这条分界线,但是没有成功。”Gastaldo说,研究人员在数年的时间里多次重复这项测量工作,“为的是确保我们的数据是正确的”。他指出,对这一与灾变性事件有关的所谓特殊层位的追踪“在水平方向上很难超过100米”,从而意味着灾变性事件的出现不可能达到全球性的规模。

作为研究人员实地考察的一个结果,一些曾被认为与生物大灭绝有关的沉积层实际上位于二叠纪分界线下方8米处,这意味着它们沉积的年代远远早于“大灾难”可能发生的年代。 Gastaldo分析说:“由于这些分界线并非处于岩石记录的相同位置,因此并不存在一次独一无二的灾变性事件。”研究小组在3月份出版的《地质学》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

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南方卫理公会大学的沉积地球化学家Neil Tabor对此表示赞同。他说,这是一项基础性研究,它将对发生在二叠纪末期的生物大灭绝的认识产生“重大影响”,这是因为Gastaldo和他的研究团队“通过实地考察证明了他们在卡鲁盆地观察到的一切”。Tabor指出,这一发现暴露了科学家对于二叠纪生物大灭绝的一个严重误读。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考古发现推荐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